清晨四點,屋外一陣陣的蟲鳴鳥叫聲有如交響樂般響起,像是一個天然「天然鬧鐘」,準時叫我起床。我起身離開暖暖的被窩,簡單梳洗一番,然後在爐上燒壼開水,沖了兩杯咖啡,用昨天傍晚自菜園中摘來的金桔、明日葉、小番茄,搭配自山下帶來的口袋麵包、香椿腰果醬,做了一個簡單的早餐。

輕輕地推開木門,端著剛做好餐點步出屋外;大地還是昏暗一片,只有遠方的太平洋海面上,有微微的天光露出,屋外的露台正是迎接日出的好地方。

我將早餐放在小木桌上,挑了一個欣賞晨光的地方。我將早餐放在小木桌上,挑了一個欣賞晨光的好位置坐下,用熱熱的咖啡杯溫手,靜靜地期待著橘紅色的火球自稜線和海平線交界處躍出,帶給我們溫暖。這時,早已站在露台邊享受大自然恩賜的晨曦的丈夫,臉露微笑地回過頭迎接我的加入。我倆相視一笑,他愉悅地走向,我坐下拿起一個口袋麵包,用他那特有的日本腔國語說:「這樣美麗而令人感到幸福的日出,就算再看一萬次心不會膩」。

現在我有兩個家,一個是位在台北塵囂中的家,是親朋好友所認知的我家;一個是位在宜蘭山區的家,我心中「真正的家」。

此文章收錄至我的著作【發現粗食好味道】

創作者介紹

ஜ 塘塘廚坊 ஜ

塘塘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